调研报告
 
最 新 信 息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参政议政 > 调研报告 > 信息内容

长江(江苏段)环境风险现状及防控对策建议调研报告

时间:2018-11-01 15:56来源:未知 作者:泰州民革 点击:
 
      长江(江苏段)全长433km,流域汇水面积3.85万km2,流经南京、镇江、常州、无锡、苏州、扬州、泰州、南通八市,区域面积5.1万平方公里,人口近5000万,经济规模达到6万亿元,人均GDP超过12万元,是中国经济发展基础最好、综合竞争力最强的地区之一,也是长三角城市群北翼核心区和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示范区。
      随着沿江地区工业化、城镇化的加速推进和自然资源开发力度的不断增强,长江(江苏段)面临的环境压力不断加大,环境风险隐患凸显,已处于突发环境事件的高发频发期。与此同时,国家和地方出台《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省政府关于加强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的通知》(苏政发〔2016〕96号)、《江苏省长江流域水污染防治“十三五”规划(2016-2020)》(苏水治办[2017]1号)等管理文件,进一步强化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工作要求。2017年7月环保部发布的《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规划》中也明确提出了建设和谐长江、健康长江、清洁长江、优美长江、安全长江的主要目标。
      因此,认识并加强江苏省沿江地区环境风险和安全长江建设工作对现阶段开展沿江环境保护工作、扎实推进长江经济带和扬子江城市群建设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1长江(江苏段)环境风险现状形势
      1.1长江(江苏段)环境风险概况
      目前江苏省沿江地区分布着重点环境风险企业5000余家,各类化工园片区(含化工集中区)38个,危险化学品码头106个,危险化学品储罐1807个,年危险货物船舶运输量1.63亿吨。此外,江苏沿江地区分布着30个集中式水源地。据统计,长江供水约占全省的52.3%,其中南通所有饮用水源均来自长江,南京、常州、镇江、泰州80%以上的供水来自长江,扬州超过70%的供水来自长江,无锡也超过50%的饮用水源来自长江;加上江水北调、江水东引及引江济太的工程调水量,全省80%左右的生活和工业用水都直接或间接来自长江。一旦发生饮用水水源地突发环境事件,极有可能引发较大的社会影响和环境影响。
      “十二五”以来,沿江八市共发生300余起可能对环境产生影响的生产安全、交通运输等类型突发事故,其中直接涉及长江的突发事故30余起。近年来长江江面及岸边典型突发环境事件包括韩籍货轮苯酚泄漏致镇江自来水异味事件、泰州过船港务有限公司食用油泄漏事件、常州长江硫酸有限公司违法排污致藻江河砷污染事件、南京扬子石化爆燃系列事件、泰州靖江德桥仓储火灾事件、润扬大桥化学品槽罐车追尾致冰醋酸泄漏事故、常州华润码头货轮碰撞致苯类物质泄漏事件、扬溧高速润扬大桥丁酮槽罐车泄漏事故、马鞍山撞船石油泄漏事故、扬中硫酸沉船事故、南通码头装运集装箱事故、江阴外轮泄漏食用磷酸事故等,严重威胁到我省沿江城市供水水源地水质安全保障能力。
      整体来看,长江(江苏段)环境风险处于较高水平。
      1.2长江(江苏段)环境风险特征
      整体来看,长江(江苏段)环境风险呈现环境风险受体脆弱性高、环境风险源复杂多样、环境风险防范和应急响应体系有待完善的特征。
      (1)沿江环境风险受体脆弱性高
      目前,长江流域集中式饮用水源地共30个,直接或间接供给全省约80%人口饮用。根据《江苏省集中式饮用水源地突发环境事件风险调查报告》(2014年),各地集中式饮用水源地均存在不同程度的突发环境事件风险,其中以较高和中等风险为多。
此外,长江(江苏段)分布着众多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以及重要湿地等生态敏感区,如镇江长江豚类省级自然保护区、长江豚类(丹徒区)省级自然保护区、长江大胜关长吻鮠铜鱼国家级种质资源保护区、长江扬中段暗纹鲀刀鲚国家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长江靖江段中华绒螯蟹鳜鱼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长江如皋刀鲚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等。
      (2)长江(江苏段)突发环境事件风险源数量多,总量大
      目前,江苏省沿江地区分布着环境风险企业、化工园区(含化工集中区)、危险化学品码头、危险化学品运输船舶等众多环境风险源,种类繁多,涉及危化品总量大。
      1)环境风险企业
      据统计,沿江八市8km范围的环境风险企业共1657家,其中沿江1km范围共424家,具体分布情况分别见表1.2-1和表1.2-2。
表1.2-1  沿江八市8km范围环境风险企业分布情况
      由表1.2-1可知,南通、苏州、南京的沿江环境风险企业数量较多,均在200家以上;扬州、常州的沿江环境风险企业数量较少,在100家以内。
      由表1.2-2可知,南通、镇江、苏州的沿江环境风险企业数量较多,均在50家以上;常州、泰州的沿江环境风险企业数量较少,在20家以内。
表1.2-2  沿江八市1km范围环境风险企业分布情况
      通过对比可知,南通、苏州、镇江市的沿江1km环境风险企业和沿江8km环境风险企业数量均较多,扬州、常州的沿江1km和沿江8km环境风险企业均较少,而南京市的沿江8km环境风险企业较多但沿江1km内环境风险企业数量最少。
      2)化工园区
      从流域上看,全省经省政府确认并已获得省厅环评批复的现有化工园区为58家,其中长江流域化工园区共38家,占全省总量的65.5%,距长江水面8km以内的化工园区有20个,具体见表1.2-1。
      3)危险化学品码头
      目前,沿江地区危险化学品仓储企业共113家,危险化学品码头106个,其中公共码头和货物码头各53个,危险化学品泊位270个;港口管理部门监管的危险化学品储罐1807个,其中重大危险源单元38个,涉及储罐1479个,总罐容703.3万立方;2016年港口危化品吞吐量1.27亿吨,作业品种120种,其中排名前十的作业品种为:原油(1934.32万吨)、汽油(1598.16万吨)、柴油(1384.04万吨)、燃料油(678.81万吨)、甲醇(541.5万吨)、硫磺(536.20万吨)、乙二醇(521.49万吨)、石脑油(520.74)、PX(389.28万吨)、苯乙烯(320.86万吨)。
      4)危险化学品运输船舶运输
      长江(江苏段)危险化学品船舶种类繁杂,航道内船舶密度大。危险品运输逐年增加,加大了水污染事故风险。据统计,2016年长江(江苏段)船舶载运危险货物进出港12万艘次,危险货物运输量1.63亿吨。随着长江南京以下12.5米深水航道的全线贯通,预计危险货物运输量将有较大提升。
      此外,长江中下游流域,船舶污染收集设备、岸上污染物处理设施和接收配套设施不健全,部分航运企业及操作人员环境意识淡薄,船舶污染应急设备不足,专业应急队伍匮乏,难以有效应对重特大船舶污染事故。
      (3)环境风险防范和应急响应体系有待进一步完善
      综合分析近几年长江(江苏段)发生的突发环境事件成因,可知主要由移动源交通事故、企业违法排污和企业操作或管理不当等造成。如镇江自来水异味事件、南京八卦洲海轮碰擦沉没致江面出现油污事件、润扬大桥冰醋酸槽罐车追尾泄漏事件和常州长江华润码头水上交通事故(共四起)由危险品运输车辆、船舶等移动源碰撞导致危险品泄漏引起,靖江自来水停水事件和常州市藻江河九号桥段砷污染事件(共两起)由企业违法排污造成,泰州过船港务有限公司食用油储罐泄漏和金陵石化原油管道泄漏事件(共两起)由企业操作失误或阀门故障引起。
      由此可见,涉及危险品运输的移动源交通事故是引起长江(江苏段)突发环境风险事件的最主要原因,此外环境风险企业安全生产和违法排污也不容忽视。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长江(江苏段)的环境风险防范及应急响应体系建设不够完善,环境风险企业、园区、行政区的环境风险防范措施和应急响应能力有待进一步提升。
      2长江(江苏段)环境风险成因分析
      环境风险是在多种因素的共同影响下形成的,各种潜在的生产、管理、运输、生活、危险源、危险品、自然条件等问题都是导致突发环境事件的风险因子。最近一些看似偶然发生的爆炸污染事件,直接原因为企业安全生产或自然灾害导致,深层次上反映的是粗放的、缺乏规划的经济增长模式累积的问题,现初步总结长江(江苏段)环境风险的主要成因如下。
      (1) 产业结构布局不合理,环境风险防控难度大
      长期以来,由于流域、区域和城市发展缺乏统一的规划指导,许多工业园区和化工企业沿江河湖海建设,化工或危险化学品企业建在城市饮用水源上游,或紧邻居民区。沿江工业园区和企业一旦发生重特大环境污染事件,后果非常严重。
      目前长江岸线利用中,重开发利用,轻岸线保护,存在诸多违法建设行为。有些危化品码头、排污口布局不符合河段水功能区水质保护的要求,甚至布置在水源保护区内,对供水安全造成重大威胁;有些项目布置在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影响珍稀鱼类的洄游、繁殖等;有些项目布置在风景名胜区的核心景区,对自然景观及其环境造成严重影响。根据2016年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对江苏省的督查结果,抽查的长江(江苏段)12个集中式饮用水源地中,有8个存在环境违法问题,如无锡市长江窑港,南通巿狼山水厂,镇江巿征润洲、江心洲丹阳等饮用水水源一级或二级保护区内存在法律禁止的化工码头、水产养殖或修造船基地等。
      因此,环境风险源、集中式饮用水源地的交叉布局,导致突发环境事件发生的频率越来越高,后果越来越严重,缓解措施越来越复杂,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环境风险的发生。
      (2)长江流域管理缺乏法律支撑保障
      目前长江流域水污染、突发环境事件、洪涝灾害等流域性水问题日益突出,但在流域管理方面缺乏协调、统一的基本规范,流域立法进程滞后。现有的《水污染防治法》对长江流域污染防治和风险防控的规定过于原则,只提出了制度建设的要求,未对监控预警、预报机制进行细化,给实践操作带来较大困难;缺乏综合性跨行政区流域管理法,区域间信息交流与共享、联防联控工作难以推行,甚至会加大事故的危害。
      (3)环境风险防控意识淡薄,监控预警体系不完善
      突发环境事件之所以频繁发生,虽然与传统的经济发展模式、旧有的规划和建设项目布局以及频发的自然灾害等因素有关,但更多则在于一些地方没有高度重视对突发环境事件的防范工作,预防和应对环境危机的能力不足。在应急能力建设中偏重事故发生后的应急处置,忽视风险防控工作,导致环境风险爆发后应急处置工作陷入被动;绝大多数企业将安全生产事故作为突发事件的防范重点,对环境风险防范缺乏重视,不能很好地编制突发环境事件预案并组织演练,环境风险防控措施不够完善;大部分群众自我保护意识较差,缺乏必要的应急常识,突发环境事件发生后不能及时有效自救。
      考虑到水体的流动性、事故发生的隐蔽性和发现的滞后性,一旦在长江干流发生突发环境事件,往往会引起跨界水污染事故,影响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目前针对跨界水环境污染事故,仍未建立有效的监控预警体系,主要表现在监测数据不能共享,流域上下游之间及环保、水利、渔业等部门之间尚未建立有效的沟通联系机制、责任主体难以界定等方面。
      (4)长江流域环境应急响应能力建设不足
      从生态纬度来看,长江流域涉及河流、湖泊、生物、湿地等多个要素。从管理纬度来看,长江(江苏段)环境风险管理涉及沿江八个地级市以及港口、海事、安监、环保、水利、渔业等众多管理部门。因此,必须加强系统思维,全面把握,统筹谋划各地生产发展和资源要素分配。然而,目前长江流域尚未成立统一的管理协调机构,沿江行政区和部门九龙治水、各自为政,条块分割,给统筹管理带来较大困难。
      3长江(江苏段)环境风险防控对策
      针对上述长江(江苏段)环境风险防控问题,建议从立法、流域环境管理体制、流域环境风险防控与应急响应能力建设四方面制定长江(江苏段)流域环境风险防控对策。
      3.1加强江苏省长江流域环境保护法律体系和管理体制建设
      综合考虑江苏省沿江八市环境风险分布特征、区域联防联控工作基础及存在问题,以统筹长江流域跨行政区管理、有效协调沿江八市利益、实现联防联控为目标,加强江苏省沿江环境风险防控法律体系建设,着重明确流域环境管理机构及其权利、义务、职责及法律责任,形成具有江苏特色的长江(江苏段)生态环境保护法律法规体系。此外,对长江流域环境风险联防联控做出统一部署和安排,进一步规范联防联控的实现形式、具体措施,明确沿江各市负责流域环境风险防控的具体职能部门及相关职责、协调联络方式、联络事件及法律责任等。
      建议进一步明确建设流域管理与行政区域管理相结合的江苏省长江流域环境管理体制,整合环保、水利、住建、国土、农业等现有涉及流域水环境监管和执法相关部门的职责,成立跨部门、跨行政区域的管理协调机构,承担省界内流域水环境的综合执法,并监督流域内各市区政府贯彻落实水环境保护法律法规情况。
      3.2加强长江(江苏段)环境风险防控能力建设
      3.2.1进一步摸清沿江环境风险底数,明确防控重点
      目前长江(江苏段)分布着环境风险企业、化工园区、危化品港口码头、危化品运输船舶、石油天然气长输管道等众多环境风险源以及集中式饮用水源地、重要湿地等水环境风险受体,涉及环保、安监、港口、海事等部门。目前未针对长江(江苏段)环境风险底数进行系统梳理,导致沿江环境风险防控管理重点不清,难以制定和实施有针对性的风险防控措施。
      建议对沿江八市突发环境事件风险源和环境风险受体进行全面排查,尤其是沿江1km范围内的重点环境风险源,分析沿江环境风险特征,明确管控重点。建立沿江环境风险基础信息数据库,便于数据统计、查询与更新、管理等操作。
      3.2.2加强重点环境风险源环境风险防控能力建设
      (1)环境风险企业、化工园区等固定源环境风险防范
      针对环境风险企业、化工园区等固定环境风险源,按要求组织开展辖区内环境风险企业安全达标建设及“八查八改”工作,推动企业建立健全环境应急管理机构和人员配置,规范环境应急管理制度,落实环境应急专职人员培训。针对有毒有害污染物建立风险预警系统,及时探测有毒有害污染物、可燃气体等泄漏情况。督促企业积极落实水环境和大气环境风险防控措施的建设,如有效防止泄漏物质、消防水、污染雨水等扩散至外环境的收集、导流、拦截、降污等措施,确保应急废水不出厂;涉及有毒有害气体的,需定期监测并建立环境风险预警体系。在涉及重金属污染物生产和排放、危险化学品生产、贮存、运输及危险废物经营等企业中开展环境污染强制责任保险试点,确定并公布参保企业名录,建立环境风险管理的长效机制。
      (2)危化品港口码头环境风险防范
      全面清理长江沿岸未按长江岸线利用、港口规划、投资管理、土地供应、环评、能评、安评等法律法规履行相关手续或手续不符合规定的危化品码头和储罐,规范沿江危化品码头运营管理,加强吸油毡、黄沙等应急物资储备。严禁新增危化品码头。
      加强对码头区域风险防范工程的建设,在码头区域设置围堰和应急事故池,并配置双电源,确保在事故时事故水泵能够启动并将泄漏物料提升至污水处理池中,严禁泄漏物料进入长江。在码头区域设置移动围隔,出现紧急情况时可暂时关闭码头水域。对于输送液态物料的码头,加强对老旧管线改装管理,增加扫线功能,可以有效减少管线内的残液残留量,降低风险。
      (3)危化品运输船舶环境风险防范
      严格执行船舶强制报废制度,把控长江液体散装危险货物运输船舶运力审批关,积极推进老旧化学品船舶和油船淘汰。加强船舶防污染作业现场监管,推进船舶污染物接收与处置舶岸衔接。强化水上运输安全监督管理,完善危化品运输船舶定位识别系统,实施污染防治船舶及其有关作业活动污染应急能力建设,逐步形成长江干线200吨、重点航段400吨的溢油应急处置能力。
      (4)石油天然气长输管道环境风险防范
      针对跨江石油天然气长输管道,按照石油长输管道日常管理和相应技术规范的要求,强化长输管道的环境风险识别和隐患排查治理,对经过特别敏感区域的区段,加强基础数据的收集和整理,为风险事故预测和辅助应急决策提供技术支持;充分利用数据采集与监视监控系统(SCADA系统)、泄漏检测控制系统、阴极保护系统、自动截断阀等自动化监控仪器,对长输管道开展全面、实时监控,提升管道的风险预警能力和应急处置能力;组建专业队伍,配备专业设备,并建立环境风险应急协作机制,提高突发环境事件的应急处置能力;加强对管道沿线群众的宣传教育,杜绝第三方施工破坏和违章占压,设立举报电话,对主动举报破坏管道的行为予以奖励。
      (5)沿江地区危险废物和化学品监管
      积极推进江苏省沿江八市“清废行动”,全面掌握危险废物产生总量,进一步提升沿江地区危险废物利用处置能力和水平,对危险废物产生、转移、利用、处置实行有效监控,开展危险废物网上动态申报管理,建立危险废物重点监管源名单,防止危险废物随意倾倒和非法转移。加强危险废物产生和处置单位规范化整治,推行危废产生企业清洁生产强制审核。
      加强化学品生产、储运过程的风险监管,开展危险化学品生产使用企业环境管理登记。建立化工园区化学物质监督管理档案,实施申报登记核查与跟踪控制检查的工作机制。
      3.3加强长江(江苏段)环境应急能力建设
      (1)加强水上环境应急监测能力建设
      建设现代化的突发性污染事故应急监测响应系统,应建立一支快速反应队伍并加强演练,要对其配置快速反应的监测分析仪器,提高监测能力,在发生突发性水污染事故时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对污染物的种类、浓度、污染范围及可能造成的危害做出判断,提供及时、准确的污染动态数据,为决策及善后处理提供科学依据。其次,建立专业的应急抢险队伍,配备完善的抢险防护设备,定期组织实战演练,一旦接到水污染事故报告,能够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实施应急措施。
      (2)加强水上风险应急处置队伍建设
      进一步摸清沿江地区应急救援队伍情况,建立救援队伍档案;成立专业水上应急救援队伍,通过专业训练,掌握快速救援和事故处置技术,缩短事故应急响应时间和提高处置效率,将事故后果尽可能降低。成立长江水上监测分队,配合海事部门加强对船舶洗舱水及压舱水排放的管理,通过提升监测技术手段,强化对压舱水及洗舱水的分析测试,确保废水达标后排放。
      (3)加强水上应急物资储备
      进一步摸清沿江地区应急物资储备情况,建立应急物资档案,必要时建立沿江地区应急物资管理平台,依托信息平台,实现应急物资信息共享联动和动态更新;在关键节点建设应急物资储备仓库,并安排专人进行管理,定期检查应急处置设备和应急物资储备情况,及时准确掌握环境应急物资储备信息,保障应急物资及时调拨和配送。
      创新应急物资储备方式,除实物储备以及与其他区域、组织或单位签订应急救援协议或互救协议外,强化生产能力储备,进一步优化应急物资种类和数量,如输转泵、围堤、集污袋、吸附垫等应急物资和装备,提高水体污染物拦截、导流、调水、降污等应急处置能力;选取合适的地点建立应急物资储备仓库或代储点,便于突发环境事件发生后尽快将应急物资送至事故现场。
      3.4重点强化长江饮用水源地水质安全保障
      (1)进一步优化水源地周边产业结构和布局
      在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周边地区,尤其是上游地区全面禁止原料工业发展,严格限制建设水污染严重的化工、造纸、印染等企业,鼓励发展研发中心、商务服务、教育文化等现代服务业,形成以高新技术产业为主导、现代服务业为支撑的新产业发展带;鼓励周边工业企业在稳定达标排放的基础上进行深度治理,推行清洁生产,发展循环经济;弱化饮用水水源地周边渔业养殖功能,控制畜禽养殖规模,适当调减农作物种植面积,使用高效、低毒、低残留农药,推广农业清洁生产和减排技术,大力发展绿色、有机农业。
      (2)加强饮用水水源保护区管理
      积极贯彻落实《水污染防治法》等法律法规对饮用水源保护区的整治要求,开展长江经济带饮用水水源地专项整治,制定饮用水源地水质达标实施方案。在饮用水源保护区内,禁止设置排污口。禁止在饮用水源一级保护区内新建、改扩建与供水设施和保护源无关的建设项目;已建成的与供水设施和保护源无关项目,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责令拆除或者关闭。禁止在饮用水源一级保护区内从事网箱养殖、旅游垂钓游泳或者其他可能污染饮用水体的活动。
      禁止在饮用水源二级保护区内新建、改扩建排放污染物的建设项目;已建成的排放污染物建设项目,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责令拆除或者关闭。在饮用水源二级保护区内从事网箱养殖、旅游等活动的,应当按照规定采取措施,防止污染饮用水源水体。
      禁止在饮用水源准保护区内新建、扩建对水体污染严重的建设项目;改建项目,不得增加排污量。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根据保护饮用水水源的实际需要,在准保护区内采取工程措施或者建造湿地、水源涵养林等生态保护措施,防止水污染物直接排入饮用水水体,确保饮用水安全。
      (3)强化饮用水源地环境监控能力建设
      加强水源自动监控能力建设,完善饮用水源地水质自动监测系统,县级以上集中式饮用水源地及备用水源地必须全部建成水质自动监测站,并实现与省环境监测中心的联网,密切监控水质变化情况,提高监测与管理水平。建立集中式饮用水水源主要指标达标状况公示制度,及时公布水源水质状况。集中式水源地每年至少进行一次水质全指标监测分析,启动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内分泌干扰物监测。
      (4)提高饮用水源地环境风险防范和应急处置能力
      掌握可能影响水源保护区水质安全的主要污染物基本情况,建立风险源名单,全面掌握主要污染物排放特征,并对可能泄露的风险物质生产经营活动进行全过程监管,制定针对性的管理措施和风险物质应急处置技术方案。定期开展饮用水源地周边环境安全隐患排查及饮用水源保护区环境风险评估,及时更新名录,不断完善风险防控和应急防范措施。
      饮用水源地制定专项应急预案,做到“一源一案”,按照环境保护主管部门要求备案并定期演练和修订预案。饮用水源地周边高风险区域必须设有应急物资(装备)储库及事故应急池等应急防护工程,上游连接水体设有节制闸、拦污坝导流渠调沟等防护工程设施。
      (5)加快建设备用水源地
      加快规划建设备用水源地,加强备用水源地保护管理,按照饮用水源地要求划分备用水源保护区,关闭搬迁相关污染源,保证原水水质符合饮用水标准;启用备用水源时暂停对农业、一般工业等其他取水需求的供应,确保水量满足应急需求。
(2018年10月提交民革江苏省委、市委统战部,童宁执笔)
------分隔线----------------------------
 
首页  |  主委致辞 民革介绍 工作动态 自身建设 参政议政 海峡两岸 社会服务 人物风采

技术支持:泰州市青藤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泰州市委员会

联系电话:0523-86839011 电子邮件:tzmg9011@163.com